板鞋厂家
免费服务热线

Free service

hotline

010-00000000
板鞋厂家
热门搜索:
技术资讯
当前位置:首页 > 技术资讯

华尔街日报评特斯拉CEO马斯克事必躬亲

发布时间:2020-01-14 20:13:50 阅读: 来源:板鞋厂家

伊隆·马斯克(Elon Musk)

北京时间1月13日消息,底特律车展于美国当地时间周一开幕,特斯拉CEO伊隆·马斯克(Elon Musk)将出席此次展会,并发表演讲。《华尔街日报(博客,微博)》网络版发表分析文章,对马斯克其人进行了详细地分析。文章称,兼任SpaceX(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和特斯拉CEO的马斯克是一个工作狂,事必躬亲。他在特斯拉独断专行,对产品的要求极为苛刻,与其意见不合的高管会被赶出公司。

以下是文章全文:

当马斯克这个公然蔑视传统汽车行业的特斯拉CEO在周二完成两年来在底特律的首次公开亮相时,过去的那些改变将显而易见。

自上次在底特律亮相以来,马斯克旗下特斯拉的市值已增长了6倍。他正努力将特斯拉的年产量提升到2020年的50万辆,较第三季度每天90辆的产量大幅提升。汽车巨头们也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与特斯拉展开竞争—通用汽车周一将在底特律车展上展示一辆新型电动汽车。

工作狂

马斯克将作何回应?他表示,自己并无计划改变当前的工作方式:既担任SpaceX(美国太空探索技术公司)的CEO,又亲自执掌特斯拉运营和汽车设计的微小细节。

马斯克称自己为一位事必躬亲的管理者,每周工作100小时,运营特斯拉的方式与2008年公司卖出首辆Roadster汽车前基本一样。

“在与产品相关的问题上,我有强迫症”,他笑着说,“我总是会看到不足之处,你们想这样吗?当我看到一辆车、一枚火箭或一艘航天器时,我只会看到不足之处。我从不注重产品的优点。这可不是什么幸福之道。”

周二,马斯克将在底特律汽车展上发表演讲,预计他会批评大型汽车制造商没有更为激进地应对特斯拉的竞争。他抨击其他汽车制造商敷衍了事,只是为早期使用者开发电动汽车,而没有努力地为大众生产电动车型。

在创建特斯拉五年多后,43岁的马斯克为了淘汰油老虎(耗油多的汽车)而采取的傲慢、反常规的举措令他赢得了众多拥簇。特斯拉目前的市值为260亿美元,接近通用或福特市值的一半。通用在去年第三季度每天售出逾2.7万辆新车,大约每5分钟售出90辆。

超级电池工厂

特斯拉位于美国内华达州的超级电池工厂目前正在建设中,总造价50亿美元。松下将向特斯拉超级电池工厂投资高达20亿美元。内华达州同意为特斯拉提供13亿美元税收减免和其它奖励措施,创下美国之最。

汽车内饰提供商富卓汽车内饰正在加利福尼亚州纽瓦克建造一座新工厂,面积相当于三个足球场那么大。富卓准备加快对特斯拉座椅和顶衬的生产,因为特斯拉已经在附近生产其Model S车型。

“我们决定进军旧金山湾区,因为我们相信特斯拉正在努力做的事情”,富卓美国运营总经理山姆·科尔林(Sam Coughlin)表示。科尔林计划今年将新工厂的员工增加一倍,包括那些从底特律挖来的工程师。

汽车产业咨询公司IHS Automotive发布的报告显示,自2012年以来,在美国登记的新车中,只有0.3%是全电动车型。在这期间,特斯拉在所有电动汽车销量中的占比超过了20%。

奥迪等巨头发力电动汽车

奥迪高管称,特斯拉规模的不断壮大是奥迪开发新款紧凑型SUV的一个原因。该SUV一次充电可行驶300英里(约482公里)。特斯拉计划在2015年第三季度开始销售其新款Model X SUV。

知情人士称,通用新款雪佛兰Bolt的直接目标就是特斯拉将要推出的Model 3,前者一次充电可行驶200英里(约321公里)。Bolt概念版将在周一开幕的汽车行业规模最大的年度盛会上—北美国际汽车展—揭晓。

雪佛兰Volt是通用在2010年推出的一款插电式混合动力车,电池续航里程只有38英里(约61公里),但明年车型的续航里程将增加至50英里(约合80公里)。

一些特斯拉投资者感到紧张不安,影响特斯拉股价在过去三个月内下跌了10%以上。而同期的通用、福特的股价以及美国主要股票指数均实现上涨。

部分证券公司的分析师担心,自去年4月以来,油价已下滑40%,这可能会影响电动汽车的需求。特斯拉股价也受到了一个担忧的拖累,那就是Model X推迟几个月上市将使得马斯克更加难以完成2020年的销售目标。

马斯克个人影响力

然而,正是马斯克的坚定信念,使得投资者纷纷购买特斯拉股票,对其从未实现年度盈利的历史不予理会。关于Model S的售价一般高于10万美元,大约是特斯拉最初预期的两倍,投资者也并不关注。

2014年前9个月,特斯拉的总营收为22.4亿美元,同比增长60%;净亏损也从5770万美元扩大至1.864亿美元。

“很多特斯拉投资者的主要论调都是基于马斯克以及他对未来汽车的愿景”,瑞银汽车行业分析师科林·兰甘(Colin Langan)表示,他给予特斯拉股票“中性”的评级。

康天洛(Cristiano Carlutti)的观点更是一针见血。在2011年跳槽至观致汽车担任高管前,康天洛曾负责特斯拉的欧洲运营。“特斯拉以前由马斯克驱动,现在还是由他驱动”,他说,“如果让马斯克离开特斯拉,特斯拉的市值将缩水80%。”

马斯克称:“特斯拉肯定已经获得了很多关注,但是公司生产的车还太少,所以产生的影响并不大。特斯拉所能提供的价值是……作为证明一些事情能够实现的例子。”

当特斯拉的股价在去年达到280美元时,马斯克说这可能太高了。特斯拉最新的代理文件显示,马斯克持有特斯拉27%的股份。按照上周五206.66美元的收盘价计算,马斯克这部分股份的价值约为72亿美元。

独断专行 要求严苛

马斯克有一种特有的直率,他承认特斯拉没有制定接班人计划。由于他的独断专行,特斯拉也遭遇了成长的烦恼。

数十位现任、前任特斯拉高管在接受采访时称,一些高级管理人员在马斯克坚持自己做事方式这个问题上与他产生冲突后,要么主动离职,要么被炒。

在Model S于2012年投产期间,马斯克在位于加州菲蒙市的工厂场地中间设立了一个办公室,在生产出现问题时进行处理。“如果你是在打仗,你在前线的话会更好,躲在后方的将军会吃败仗,”他说。

知情人士称,就在首辆Model S交付给客户的三周前,马斯克要求Model S配备更大的后轮,因为他感觉这样看起来更漂亮。这一最后时刻的改变还需要工程师对汽车的防抱死制动系统进行复杂的调整,并带来缩短汽车可行驶里程的风险。

特斯拉的工程师抗议称,如果马斯克使用更大的轮胎,电子供应商可能不会履行其保修责任。据当时一位在现场目睹了马斯克作出上述决定的人称,马斯克并没有让步,是工程师最终照做了。Model S的设计调整在没有遇到障碍的情况下完成了。

现任和前任的特斯拉高管称,很少有人愿意公开反驳马斯克的观点。那些与马斯克意见不一致的人常常很快就会离开公司。汽车行业的人员流动问题尤其严重,因为新车型往往需要花费几年时间进行设计,然后才能推出。

上月,特斯拉中国区总裁吴碧瑄在上任一年后就离职。特斯拉公司并未公布吴碧瑄突然离职的原因。吴碧瑄也没有回复邮件或其它尝试联系她的方式。

“马斯克是个要求极为苛刻的人,这种节奏是很多人适应不了的”,特斯拉前公共关系副总裁理查德·雷耶斯(Ricardo Reyes)表示。雷耶斯曾在2012年离职,但在他的继任者接手工作6个月就离职后,雷耶斯于去年11月再次加盟特斯拉。在这之前,特斯拉公关部门总监位置空缺了接近两年。

“马斯克的要求真的很严,这是使命使然,他总是充满精力”,雷耶斯称,“他曾说过,只想要一支‘特种部队’为其工作,不要正常人。”

马斯克承认他要求十分严格,但是否认无故解雇员工:“我不喜欢解雇员工,我讨厌这么做”,他说,“我的一个问题是炒掉员工的时间过晚,而不是过早。”

特斯拉的媒体关系大都由马斯克亲自打点,他自己写推文或博文。上周一,马斯克在社交新闻论坛Reddit上回答提问。他告诉读者,自己最喜欢丘吉尔在谈到摆脱逆境时说过的一句名言:“如果你正遭遇地狱般的磨难,不要放弃”。

在2009年至2012年,特斯拉的法务部门曾先后任命了三位法律总顾问。之后两年多时间内,特斯拉一直没有聘请法律总顾问,直到马斯克将此前担任他的离婚律师的托德·马伦(Todd Maron)晋升为法律总顾问。马伦一直是特斯拉的副法律总顾问。马斯克将特斯拉的法律总顾问更换称之为不正常举动。他指出,10年来,SpaceX使用的都是同一位法律总顾问。

去年春天,在特斯拉开始在欧洲销售汽车前,马斯克炒掉了该地区的销售总监。去年夏天,特斯拉日本和香港负责人也被解雇。

苹果前高管乔治·布兰肯希普(George Blankenship)在加盟特斯拉时负责零售店的设计,但是在职责被削弱后,他在2013年从特斯拉离职。布兰肯希普没有回复置评请求。

特斯拉总工程师在Model S推出数月前就已经离职。马斯克还炒掉了Model X底盘设计总工程师,并在当时表示是该工程师要求辞职的,因为“该职位不是很适合他”。特斯拉在宣布两位工程师负责人离职后,公司股价大跌17%,但随后反弹。

几位特斯拉内部人士称,多年来,马斯克一直在断断续续地为公司寻找一位COO,后者将是公司的“二把手”。知情人士称,马斯克接洽过的外部人士包括日产汽车前首席策划官(CPO)安迪·帕默尔(Andy Palmer)。帕默尔在去年9月跳槽至阿斯顿·马丁担任CEO。

特斯拉首席技术官JB·斯特劳贝尔(JB Straubel)、首席设计师弗兰兹·范霍尔兹豪森(Franz von Holzhausen)、商业开发主管迪亚姆德(Diarmuid O’Connell)以及CFO迪帕克·阿胡亚(Deepak Ahuja)已经在公司供职至少5年以上时间,被视为与马斯克的关系亲密。

但是他们都不大可能取代马斯克。马斯克已经表示,他将至少再继续担任特斯拉CEO 4年或5年时间。

一位近期参加了特斯拉面试的人士称,特斯拉常常会弃用那些拥有太多汽车行业经验的求职者。在面试环节中,该人士被告知,特斯拉将简历上的大量在通用汽车供职的经验视为大忌。特斯拉没有录用这位求职人士。

曾经供职于特斯拉的人士称,马斯克的野心和愿景鼓舞人心,但这一进取心十足的企业文化也让人筋疲力尽。

特斯拉前工程师布雷特·福斯特(603806,股吧)(Brett Foster)表示,部分特斯拉经理也尝试过模仿马斯克的“永不说不”的做事风格,但无法像马斯克那样灵活。“我很不适应特斯拉的文化,离职后感到十分愉快”,福斯特称。他现在供职于三星电子。

曾在2008年至2010年担任特斯拉CFO的赖安·皮普尔(Ryan Popple)表示,马斯克残酷无情的完美主义推动特斯拉达到了今天的高度。皮普尔现在担任电动公共汽车制造商Proterra的CEO,他还记得当时马斯克要求特斯拉搞清楚如何为Model S生产铝制车身面板,而不聘请外部供应商的情景。

这一过程技术难度很高,很棘手,而且花费昂贵。“他是屋子内唯一认为这是个好主意的人”,皮普尔称,“包括我在内的很多人当时都不知道如何去做。”但马斯克说:“我们必须实现。”

特斯来如今在自己的工厂内生产所有需要的铝制车身面板。

网上预约挂号平台

海外就医机构

网上预约挂号合作

相关阅读